所在位置:首頁 > 清風故事匯

抉擇

發布日期:2018-11-01信息來源:南京市鼓樓區紀委區監委字號:[ ]

  又將一夜無眠。夜半,他悄然起身在客廳里踱步,從門到窗戶是七步,從窗戶到門還是七步,就這樣來來回回,終于,他猛地甩了甩頭,抖了抖肩,像掙脫枷鎖似的,忽地挺直腰桿,迅速返回臥室貓腰鉆進被窩,搖著妻子反復叮囑:“六點,六點,六點一定要叫醒我。”妻子抱怨著:“這兩天盡發神經,該睡覺時瞎折騰。”而此時的他,鼾聲已然此起彼伏,全然聽不進妻子的埋怨聲。

  妻子打著呵欠看了看表,無奈地搖了搖頭,又向熟睡的他揮了揮拳,該為孩子做早飯了。她躡手躡腳地起身擠進衛生間,內急可是頭等大事,當她伸手去摁沖水馬桶,冷不丁半道將手縮回來,房子實在是又小又不隔音,還是別沖了,免得吵醒孩子。想到孩子,妻子的心痛起來。孩子每天上學都得提前一個多小時擠公交,否則就會遲到,所以,為了讓孩子多睡一會兒,她總是早早起床做好早餐擺到溫熱,再去叫醒孩子。唉!有一套靠近學校的大房子該多好啊!這樣,孩子就不會這么辛苦,老人也可以同住盡享天倫之樂,想到每次老人來時都要打地鋪的情景,她不禁心生怨氣。

  妻子的心愿,他一直知道。五十平米的房子在孩子出生后就已顯局促。如今孩子考入的重點中學離家那么遠,老人也到了該照顧的年紀,因此,改善住房成了當務之急。可是妻子下崗,平時僅靠打零工補貼家用,偏僻山村的父親臥病在床,任憑夫妻倆怎樣勤儉,攢錢的速度總也攆不上房價的高速馳騁,換一處靠近學校的大房子的目標一直是水中月鏡中花。妻子著急,他也苦惱。妻子不只一次地數落他,為什么同一單位,同樣級別,咋就沒人有出息呢?瞧李處長,氣宇軒昂,出入車接車送,一家早已住進高檔小區的花園洋房。想當年,自己與李處長一起從山溝溝出來,上了同一所大學,懷揣理想走進同一家單位,天生有緣均在同一年結婚、生子。但是,近年來,兩人的差距越來越大,原因他心知肚明。自己和李處長一樣身為質監部門的中層領導,誘惑是經常的,偶爾間也曾心生雜念,但最終無一例外地被自己拒絕。前天臨下班時,一建筑工地的包工頭閃進自己的辦公室,一副巴結討好的嘴臉,說了句請多關照,撂下個黑色垃圾袋扭頭就跑,他追出辦公室,那包工頭早沒了蹤影,回來打開垃圾袋,呵!整整十萬塊。十萬,加上自己攢的錢,正好夠付相中房子的首付款。換房的迫切、妻子埋怨的眼神、兒子清早迷迷瞪瞪的小臉,在他腦海中不斷閃現,望著這厚厚的一摞錢,他第一次猶豫了。這錢,退,不退?上交,不上交?他一邊糾結著,一邊將“黑色垃圾袋”重重地鎖進自己的辦公桌內。

  當天,他第一次失眠了,輾轉反側,鬧得妻子也不安生,妻關切地問:“怎么啦?有心事?”他無心回答,索性翻轉身假寐,妻子也氣惱,二人就這么背靠背一整夜。

  第二天到工地質檢,他一眼認出昨日的包工頭,不禁打了個寒顫。他機械地和同事們按日常工作流程,采集著相關數據,木偶似的。想到三日后要出的質檢報告,想到包工頭臨別時意味深長地囑托關照,他的腦子一團糨糊,就這樣懵懵懂懂晃回家,飯沒吃就睡下了。可心里有事總也睡不著,又怕擾了妻子,夜半時分一個人在狹小的客廳里來回踱步。十萬塊呀!自己與妻心怡的房子彷佛近在咫尺,眼前閃過一幕幕未來溫馨的生活畫面……突然,包工頭那篤定已然拿捏住自己的眼神跳進畫面。驀然間,仿佛醍醐灌頂,他倒吸一口涼氣,對,天明一定將這十萬元上交組織,不能再猶豫了。他如釋重負,濃濃的倦意頓時襲來,在囑咐妻子叫醒自己后便酣然入睡,踏實而香甜。

  清晨,他顧不得吃早飯便直奔單位,當他把裝著十萬元的黑色垃圾袋交給紀委書記,在說明情況轉身推門而出時,他看到兩名穿著檢察制服的檢察官正押著李處長走過回廊。他的心被深深震撼了!好險啊!如果自己一念之差,如果是另一種抉擇……(羅瑋、班玲)



澳洲幸运5开奖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