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首页 > 修身齐家录

鸣机夜课 诗书继世

发布日期:2019-03-08信息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字号:[ ]

清代有位著名作家蒋士铨,才华横溢,擅长诗、词、文、曲,一生创作诗两千六百余首,词二百七十余阕,文集十二卷,杂剧、传奇十六种,结集为《忠雅堂集》四十三卷。蒋士铨与当时的袁枚、赵翼并称“江右三大家”,他的著作经过多次翻刻流传海内外。蒋士铨之所以能够取得众体兼备、无一不工的多方面文学成就,成为一代名家,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,他在童年时期,母亲孜孜不倦的诗书教育,让他开慧益智,从而初具良好的文学修养,并为日后的事业发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蒋士铨出生于江西的一户诗书之家,母?#23383;?#20196;嘉知书识礼,工诗善文,著有《柴车倦游集》,且精于女红,长年缝织刺绣,以补家用。蒋士铨的外祖父?#19981;緞词?#24120;要女儿钟令嘉指出诗作中的不?#23383;?#22788;,随后乐呵呵地说:“想不到我竟有这样的好女儿!”蒋士铨成人后,曾专门写了一篇《鸣机夜课图记》,深情追述母亲对?#32422;?#30340;精心教诲,其拳拳赤子之心,跃然纸上:“我四岁时,母亲?#21051;?#25945;我《四书》几句。我因年幼,不会拿笔,母亲就削竹枝成为细丝把它折断,弯成一撇一捺一点一画,拼成一个字,把我抱在膝上教我认字。一个字认识了,就把它拆掉。?#21051;?#25945;我十个字,第二天,叫我拿竹丝拼成前一天认识的字,直到没有错误才停止。到我六岁时,母亲才叫我拿笔学写字……母亲教我读书的时候,刺绣和纺织的工具,全放在旁边,她膝上放着书,叫我坐在膝下小?#39318;?#19978;看着书读。母亲一边手里操作,一边嘴里教我一句句念。咿咿唔唔的读书声和吱吱呀呀的织布声交错在一起……夜里天冷,母亲坐在床上,拉起被子?#20146;?#21452;脚,解开?#32422;?#34915;服用胸口的体温暖我的?#24120;?#21644;我一起?#35782;粒?#25105;读得倦了,就在母亲怀里睡着了……我九岁时,母亲教我学《礼记》《周?#20303;貳?#35799;经》,直到都能够背?#23567;?#22905;有空又抄下唐宋诗人的诗,教我朗诵诗……母亲生病时,我总是坐在她枕边不离开。母亲看着我,常常一句不说,很悲伤的样子,我也很伤心地依恋着她。?#20197;?#32463;问她怎么能让娘高?#22235;兀?#22905;?#30340;?#33021;把读的书背给我听,我就高兴了。于是我就背书,?#19990;?#20070;声,和药罐煎药的水沸声和在一起……”

蒋士铨的父亲长期宦游在外,娴静明慧的母亲,在勤俭持家的同时,从来没有放松对儿子的家庭教育。蒋士铨学业有成进入仕途不久,母亲曾作《腊日寄铨儿》诗,谆谆诫之道:“音书差?#35838;遙都?#33707;骄人。失?#26041;杂擅?#23433;时即报亲。?#34180;笆巡歐腊?#24524;,交?#21568;?#22810;言。结习还当扫,新诗莫诉冤。”后来, 蒋士铨辞官奉母南归,请人绘制《归舟安稳图》,画一叶小舟,有母、妇、三子安坐其上。母亲见后题诗赞曰:“馆阁看儿十载陪,虑他福薄易生灾。寒儒所得要知足,随我扁舟归去来。”

蒋士铨在母亲的教导下,学以为耕,文以为获,“素来以古贤者自励,急人之难如不及”,强学力行成为清代文坛英才。他饮水思源,特别感恩母亲的诗书教育,并把这种家教之风传承下来,哺育子孙。蒋士铨曾赋诗一首作为家训:“莫贫于无学,莫孤于无友,莫苦于无识,莫贱于无守。无学如病瘵,枯竭岂能久?#35838;?#21451;如堕井,陷溺孰援手?#35838;?#35782;如盲人,举趾辄有咎;无守如市倡,舆皂皆可诱。学以腴其身,友以益其寿。识以坦其心,守以慎其耦。时命不可知,四者我宜有……小子谨识之,勿为世所狃。”

他在诗中从正反两方面反复?#24471;?#20102;学问、朋友、见识、品德的重要性,希望儿子具有这四方面之长,以便不入歧途,立足人世:“贫穷莫过于没有学问,孤独莫过于没有朋友,痛苦莫过于没有见识,卑贱莫过于没有品德。没有学问就像患了病,枯痩干竭怎能活得长久。没有朋友就像掉入井里,快要淹死时谁来伸手援?#21462;?#27809;有见识就像是盲人,举手投足都会犯错误。没有品德就像是娼妓,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将其引诱。学?#22763;?#20197;丰富?#32422;?#30340;?#32442;裕?#26379;友可使?#32422;?#24471;到援助,见识多可以令?#32422;?#30340;心胸坦荡,有品德可使?#32422;?#35880;慎地择友选偶。人的命运是不可预见的,但学问、朋友、见识,品德是缺一不可的……孩子啊,你千万要牢记这些,一定不要被世俗束缚了?#32440;擰!?/p>

蒋士铨曾撰一副对联并悬挂于大厅用以自励:“至乐莫过读书,至要莫如教子。寡智?#22235;?#20064;静,寡营?#19997;?#20859;生。”他的家中置有两方铭文砚,其一为自铭砚,铭曰:“石可朽,文则寿,地灵所结为我有,留伴玉堂挥翰手。”另一为给儿子的“知廉砚”,铭曰:“?#23435;?#23478;世守之田?#30149;?#27741;力耕之,当逢年?#30149;?#27741;慎用,毋获汝愆?#30149;保?#20854;文尽显诗书文化之内涵。他的儿?#21491;?#22823;都在父亲的诗书家教中学有所成:长子蒋知廉曾任山东临清州同、四库馆誊录,著有《弗如室诗钞》,诗得家传,?#27597;?#21517;气。次子蒋知节,乾隆四十四年(1779年)举于乡,著有《冬生诗钞》,文宗?#26085;?#35799;守家法。三子蒋知让,以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召试,钦取第一,?#36884;?#20154;,曾任唐县知县,颇有政声,著有《妙吉祥室诗钞》。五子蒋知白,嘉庆六年(1801年)拔贡生,曾任解州州?#23567;?#32475;州州判,著有《红雪楼诗钞》。

人的一生需要不断地接受教育,父母是子女的首任启蒙老师。家风,作为一个家庭世代相传的价值观念和行为准则,是一笔无形的财富。《朱子治家格言》中说得好:“祖宗虽远,祭祀不可不?#24076;?#23376;孙虽愚,经书不可不读。居身务期质朴,教?#21491;?#26377;义方。”虽然每个人的成功途径不尽相同,但每个人的成功起点,几乎都与良好的家?#22530;?#19981;可分。蒋士铨母亲鸣机夜课,诗书教子;蒋士铨感恩家教,传承家风;蒋士铨五个儿子能诗会文,有所成就,凡此种种都与这个家庭的诗书继世有着密切的关系,这让我们感到,?#21028;?#30340;家教,犹如生命里的春风,把阳光和温暖带进人们的精神世界,日积月累,凝聚精华,就能孕育出人生的美丽和精彩。(史世海)



澳洲幸运5开奖网站